{maxcms:load head_news.html}

最新资讯

偷渡路上的轮暴

偷渡路上的轮暴 我叫王华,来自中国。父亲是个铁匠,也是个屠户。6岁的时候我们一家坐偷渡船来美国旧金山,登陆的时候就剩下我还能站着了,要是不是我把一根香肠藏在屁眼里,我想我就不能享受这美妙的人生了,虽然那香肠很臭。而船上的人饿死、病死、被打死的有一多半,我爸妈也死在船上,可他们不是饿死的。  ..

突如其来的少年

突如其来的少年 四周一片漆黑。  空旷的巷子里面路灯早就罢工不干,最近的路灯距离这里  至少也有一百米远。  这样漆黑无月的夜晚,不远处传来几声不知道是什么动物的怪叫让人突然想  起某个经典鬼片不觉毛骨悚然,又好像是生活在最底层百姓发自灵魂深处的尖叫。  一个看不清样子的长头发青年趴在我身上..

下药后的轮暴

下药后的轮暴 记得那年夏天,我们去吉林出差,3天后我们结束工作上的事,还有4天的时间可以玩,我和小王,老张,老李商量先不回去,找个地方玩俩天在回去,想了半天也没想好去那里玩,北山我们来的第一天就去过了。后来我突然想到在长春的网友袁晶,她是一个离婚的少妇,30岁,长的还可以,个头不是很高,但性..